新光集团再披露187亿未清偿债务恒丰、国开行信

  浙江女首富周晓光掌舵的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光集团”)自9月爆出债券违约后,其债务危机还在滚雪球式地蔓延。在12月28日发布于上清所的公告中,新光集团披露了最新的18.7亿元未能清偿的到期债务,而此前新光集团披露的违约债务规模已经超过百亿元。

  新光集团在最新公告中也坦言,违约债务规模进一步加大,造成公司融资环境更加恶化。

  搜狐财经“公司深读”注意到,新光集团新披露债务涉及的债权人包括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大连及重庆三地分公司,北方信托,恒丰银行杭州分行,乌鲁木齐银行和平北路支行,国家开发银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分行等。

  根据新光集团最新公告,截至12月18日,新光集团及合并范围内子公司尚未披露的未能清偿金融机构的已到期债务累计金额为 18.7亿元,包括一级子公司义乌市新光贸易有限公司逾期借款5.92亿元,一级子公司上海富越铭城控股有限公司逾期借款 2900万元,二级子公司新天国际经济技术合作(集团)有限公司及其下属子公司逾期借款1.23亿元及本公告所述其他未清偿的到期债务。

  新光集团坦言,公司违约债务规模进一步加大,造成公司融资环境更加恶化,可能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财务状况及偿债能力产生不利影响。

  坐标义乌的新光集团,于1995年创建,从饰品起步,目前已涉及高端制造业、地产、互联网、金融等多个行业,总资产近800亿元,被业内称为民企“创业标兵”。

  新光集团的董事长是周晓光,她个人也有个响亮的头衔,“浙江女首富”。在2017年的胡润富豪榜上,周晓光、虞云新夫妇以330亿的身家排在第65位。

  新光集团20余年的经营也可谓“高光时刻”不断。地产是其首个跨界的领域,2004年,新光集团收购浙江万厦地产;2010年击败浙江绿城等对手买下义乌世贸中心项目。在金融领域,新光集团先是2009年与东方资产等17家股东共同投资创建全国性人寿保险公司“百年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又入股南粤银行,成为后者第一大股东。此外,新光集团还通过旗下子公司在能源等领域进行过投资。2016年4月,以地产和制造业为主业的子公司新光圆成在深交所挂牌上市。

  周晓光曾在新光集团2014年的新春开年动员大会上动情回忆:“1995年新光创建时,只是一个投资数百万、占地十余亩、业务单一的小工厂,就在2003年之前,还只有单一饰品加工销售业务……”。

  在那场大会上,资产规模已达260亿元新光集团提出一个“创建以来最为大胆的发展规划”,用十年时间迈上千亿级企业台阶。

  仅用了四年,新光集团距离这个千亿资产规模的目标只剩下约200亿元的距离,但却爆出了债务危机。

  从今年9月首只债券出现逾期,截至12月29日,新光集团披露的违约规模已超100亿元,包括债券违约和未能清偿的金融机构债务。

  据搜狐财经不完全统计,违约的债券包括“11新光债”、“15新光01”、“15新光02”、“16新光债”、“17新光控股CP001”、“17新光控股CP002”和触发交叉违约保护条款而提前到期的“18新光控股CP001”等。

  涉及的债权人除了上述最新公告中提到的机构外,还有信达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义乌市分行、长江证券(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分行等。另据Wind数据显示,新光集团仍剩余的债券融资余额累计还有100多亿元。

  危机的爆发并非没有预兆。早在几年前,就曾有媒体报道指出,2012年到2014年的三年间,新光集团的资产负债率一直在60%以上。

  搜狐财经从新光集团在上清所发布的2016、2017年发行的多期短融债券募集说明说看到,所募集资金将用于发行人偿还集团本部的金融机构贷款。

  然而,与此同时,公司大手笔地并购仍未停止。就在今年7月,新光圆成发布重大资产购买预案,直指港股上市公司中国高速传动,后者是以专业生产高速重载齿轮为主的大型企业集团。

  这被称为一次“蛇吞象”的交易。据新光集团的2018年半年报,公司合并资产负债表中的货币资金余额在报告期末仅14.19亿元,较年初较少了约20亿元。以新光圆成购买中国传动51%-73.91%股权的计划,按中国传动163亿元的估值计算,至少需要83亿元。本次交易在10月底以“双方未能就本次交易的重要条款达成一致”而告终。

  新光集团的“头疼事”还不止这些。今年9月,因长江证券方面提起诉讼,周晓光被浙江省高院列为“被执行人”。另据11月23日新光集团在上清所发布的公告,截至公告日,公司涉及重大诉讼共计29起,累计涉案金额达54.87亿元(其中部分案件未涉及利息、违约金、诉讼费等)。

  截至目前,新光集团持有的多个金融类公司的股权也已被司法冻结。综合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及新光圆成在深交所发布的公告,新光集团持有的百年人寿、南粤银行等股权均被冻结,新光圆成70%的股权被冻结。

  面对违约事件,新光集团新闻发言人徐军此前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称,除企业自身在流动性管控方面存在欠缺外,公司此次违约主因主要是受金融形势、环境和政策变化的影响,目前正在积极协商解决相关事情。

  在12月28日的公告中,新光集团再次表示,公司正积极采取措施,抓紧拟定化解债务违约的方案,与债权人积极沟通,如有进展,将按照规定及时披露相关信息。

  【“公司深读”系搜狐财经精心打造的品牌栏目,聚焦公司报道与深度调查报道。若有意接洽搜狐财经采访、爆料等事宜,请发邮件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