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富控互动娱乐股份有限公司关于2018年年度报

  原标题:上海富控互动娱乐股份有限公司关于2018年年度报告的补充更正公告

  本公司董事会及全体董事保证本公告内容不存在任何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并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承担个别及连带责任。

  上海富控互动娱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于2019年4月27日在指定信息披露媒体及上海证券交易所网站()披露了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等相关文件。经核查,现对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的部分内容进行补充和更正:

  (二)“第四节 经营情况讨论与分析/二、报告期内主要经营情况/(三)资产、负债情况分析/2.截至报告期末主要资产受限情况”中补充了部分内容:

  “注6:资产负债表日,本公司将以持有的下属子公司上海富控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的股权为借款25,000.00万元提供质押担保,另有颜静刚、梁秀红为上述借款提供保证担保。”

  (三)“第十节 财务报告/七、合并财务报表项目注释/26.短期借款/(1)短期借款分类”中补充了部分内容:

  (四)“第十节 财务报告/七、合并财务报表项目注释/70、所有权或使用权受到限制的资产”中补充了部分内容:

  “注6:资产负债表日,本公司将以持有的下属子公司上海富控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的股权为借款25,000.00万元提供质押担保,另有颜静刚、梁秀红为上述借款提供保证担保。”

  更正内容主要涉及借款的分类、担保情况、所有权或使用权受到限制的资产及其他文字表述等错漏更正。

  “公司负责人杨影、主管会计工作负责人郑方华及会计机构负责人(会计主管人员)郑方华声明:保证年度报告中财务报告的真实、准确、完整。”

  “公司负责人叶建华、主管会计工作负责人郑方华及会计机构负责人(会计主管人员)郑方华声明:保证年度报告中财务报告的真实、准确、完整。”

  (二)、“重要提示/五、经董事会审议的报告期利润分配预案或公积金转增股本预案”披露的:

  “2018年度合并口径归属于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5,508,939,746.39元(人民币,下同)...。”

  “2018年度合并口径归属于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5,508,939,746.79元(人民币,下同)...。”

  (四)、“第四节 经营情况讨论与分析/二、报告期内主要经营情况/(一)主营业务分析/2.收入和成本分析/(1).主营业务分行业、分产品、分地区情况”披露的:

  (五)、“第四节 经营情况讨论与分析/二、报告期内主要经营情况/(三)资产、负债情况分析/2.截至报告期末主要资产受限情况”披露的:

  单位:元 币种:人民币“注5:...上海富控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根据民事裁定书(2018)陕民初100号)。”

  “注6:...截至目前,该房产档案信息显示其状态为已查封;该笔借款由上海富控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颜静刚提供担保;”

  单位:元 币种:人民币“注5:...上海富控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根据民事裁定书(2018)陕民初100号);根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2018)沪02执115号)通知,冻结本公司持有的上海宏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宁波百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澄申商贸有限公司、上海海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上海海鸟投资有限公司、上海中盛房地产有限公司、上海锦慧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富控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中技物流有限公司的股权;根据富控互动于2018年1月与西藏信托有限公司签订的股权质押合同,富控互动以其持有的上海富控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为其贷款提供质押担保。”

  “注7:...截至目前,该房产档案信息显示其状态为已查封;该笔借款由上海富控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梁秀红和颜静刚提供担保;此外,2018年11月,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审理陕西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诉讼本公司案件过程中对债权人提出的财务保全申请作出裁定:查封本公司上述房产(产权证号:沪(2017)杨字不动产权第017434号、沪(2017)杨字不动产权第017685号)。”

  (六)、“第四节 经营情况讨论与分析/三、公司关于公司未来发展的讨论与分析/(四)可能面对的风险/3.定期存款账户资金被划扣事项可能引发的风险”披露的:

  “经查,2018年1月23日-25日期间,北京银行和渤海银行在未告知、未征得公司相关子公司同意的情况下,将公司相关子公司合计5.5亿元银行定期存款分别划转至其他方(详见公司公告:临2018-036)。”

  “经查,2018年上半年,北京银行、渤海银行、浙商银行、芜湖扬子银行在未告知、未征得公司相关子公司同意的情况下,将公司相关子公司合计6.9亿元银行定期存款分别划转至其他方(详见公司公告:临2018-036、临2018-042、临2018-057、临2018-084、临2018-087、临2019-074、临2019-080)。”

  (七)、“第四节 经营情况讨论与分析/三、公司关于公司未来发展的讨论与分析/(四)可能面对的风险/12.资产受限的风险”披露的:

  “公司期末受限资产合计46.49亿元,主要系借款保证金、质押担保和抵押担保,其中:长期股权投资受限38.96亿元...”

  “公司期末受限资产合计46.98亿元,主要系借款保证金、质押担保和抵押担保,其中:长期股权投资受限39.45亿元...”

  (八)、“第五节 重要事项/一、普通股利润分配或资本公积金转增预案/(一)现金分红政策的指定、执行或调整情况”披露的:

  “...2018年度合并口径归属于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5,509,394,528.74元(人民币,下同),...2018年度合并口径可供公司股东分配的利润为-5,152,761,018.40元。”

  “...2018年度合并口径归属于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5,508,939,746.79元(人民币,下同),...2018年度合并口径可供公司股东分配的利润为-5,152,306,236.45元。”

  (九)、“第五节 重要事项/二、承诺事项履行情况/(一)公司实际控制人、股东关联方、收购人以及公司等承诺相关方在报告期内或持续到报告期内的承诺事项/5.其他承诺/注24”披露的:

  (十)、“第五节 重要事项/二、承诺事项履行情况/(三)业绩承诺的完成情况及其对商誉减值测试的影响”披露的:

  “JagexLimited公司完成了2018年度的业绩承诺,其可收回金额参考利用天源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于2019年4月23日出具的天源评报字[2019]第0151号...。”

  “JagexLimited公司完成了2018年度的业绩承诺,其可收回金额参考利用天源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于2019年4月25日出具的天源评报字[2019]第0151号...。”

  注:截止本报告披露日,上述事项除西藏信托借款25,000.00万元暂进行债权申报外,其余借款事项均已进入诉讼阶段。根据担保法第二十六条规定,担保开始日为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而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则根据主合同约定的到期日、合同规定的提前到期条件出现而被债权人宣告到期日或者起诉日确定,因此,上述担保开始日根据主合同约定的到期日、因合同规定的提前到期条件出现而被债权人宣告到期日或起诉日确定。

  (十二)、“第五节 重要事项/十五、重大合同及其履行情况/(二)担保情况”披露的:

  (十三)、“第五节 重要事项/十七、积极履行社会责任的工作情况/(二)社会责任工作情况”披露的:

  “报告期,公司履行社会责任的工作情况请详见公司于2018年4月25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网站上披露的《上海富控互动娱乐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度履行社会责任的报告》。”

  “报告期,公司履行社会责任的工作情况请详见公司于2018年4月27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网站上披露的《上海富控互动娱乐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度履行社会责任的报告》。”

  (十四)、“第八节 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员工情况/一、持股变动情况及报酬情况/(一)现任及报告期内离任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持股变动及报酬情况”披露的:

  (十五)、“第十节 财务报告/一、审计报告/五、关键审计事项/(一)营业收入的确认与计量/1、事项描述”披露的:

  “由于富控网络的游戏运营系统复杂,且需要在系统中处理不同用户类型、不同盈利模式...。”

  “由于富控互动的游戏运营系统复杂,且需要在系统中处理不同用户类型、不同盈利模式...。”

  (十六)、“第十节 财务报告/一、审计报告/五、关键审计事项/(二)商誉减值/1、事项描述”披露的:

  “于2018年12月31日,富控网络合并财务报表中商誉的账面价值为人民币257,838万元。...”

  “于2018年12月31日,富控互动合并财务报表中商誉的账面价值为人民币257,838万元。...”

  (十八)、“第十节 财务报告/七、合并财务报表项目注释/22、商誉/(4)说明商誉减值测试过程、关键参数及商誉减值损失的确认方法/(2)可收回金额的确定方法及依据”披露的:

  “Jagex资产组的可收回金额参考利用天源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于2019年4月23日出具的天源评报字[2019]第0150号...。”

  “Jagex资产组的可收回金额利用天源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于2019年4月25日出具的天源评报字[2019]第0150号...。”

  (十九)、“第十节 财务报告/七、合并财务报表项目注释/22、商誉/(4)说明商誉减值测试过程、关键参数及商誉减值损失的确认方法/(2)可收回金额的确定方法及依据/2)关键参数”披露的:

  (二十)、“第十节 财务报告/七、合并财务报表项目注释/26、短期借款/(1)短期借款分类”披露的:

  单位:元 币种:人民币(二十一)、“第十节 财务报告/七、合并财务报表项目注释/26、短期借款/(2)已逾期未偿还的短期借款情况”披露的:

  1、上述逾期时间系主合同约定的到期日、因合同规定的提前到期条件出现而被债权人宣告到期日或起诉日;

  (二十二)、“第十节 财务报告/七、合并财务报表项目注释/33、其他应付款/(1)分类列示/应付利息/重要的已逾期未支付的利息情况”披露的:

  单位:元 币种:人民币(二十三)、“第十节 财务报告/七、合并财务报表项目注释/35、1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披露的:

  ...证券账户号A441249824持有的本公司500.00万股的股权,...上海中盛房地产有限公司、上海锦慧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富控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中技物流有限公司的股权,上海中技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股权,颜静刚持有的上海中技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股权,冻结期限均为3年。”

  ...颜静刚证券账户号A441249824持有的本公司2,500.00万股的股权,...上海中盛房地产有限公司、上海富控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中技物流有限公司的股权,上海中技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上海锦慧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股权,上海中技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股权,颜静刚持有的上海中技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股权,冻结期限均为3年。”

  (二十四)、“第十节 财务报告/七、合并财务报表项目注释/37、长期借款/(1)长期借款分类”披露的:

  单位:元 币种:人民币(二十五)、“第十节 财务报告/七、合并财务报表项目注释/57、财务费用”披露的:

  单位:元 币种:人民币(二十六)、“第十节 财务报告/七、合并财务报表项目注释/65、所得税费用/(2)会计利润与所得税费用调整过程”披露的:

  (二十七)、“第十节 财务报告/七、合并财务报表项目注释/70、所有权或使用权受到限制的资产”披露的:

  单位:元 币种:人民币“注5:...上海富控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根据民事裁定书(2018)陕民初100号)。”

  “注6:...截至目前,该房产档案信息显示其状态为已查封;该笔借款由上海富控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颜静刚提供担保;”

  单位:元 币种:人民币“注5:...上海富控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根据民事裁定书(2018)陕民初100号);根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2018)沪02执115号)通知,冻结本公司持有的上海宏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宁波百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澄申商贸有限公司、上海海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上海海鸟投资有限公司、上海中盛房地产有限公司、上海锦慧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富控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中技物流有限公司的股权;根据富控互动于2018年1月与西藏信托有限公司签订的股权质押合同,富控互动以其持有的上海富控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为其贷款提供质押担保。”

  “注7:...截至目前,该房产档案信息显示其状态为已查封;该笔借款由上海富控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梁秀红和颜静刚提供担保;此外,2018年11月,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审理陕西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诉讼本公司案件过程中对债权人提出的财务保全申请作出裁定:查封本公司上述房产(产权证号:沪(2017)杨字不动产权第017434号、沪(2017)杨字不动产权第017685号)。”

  (二十八)、“第十节 财务报告/七、合并财务报表项目注释/71、外币货币性项目/(1)外币货币性项目”披露的:

  “货币资金项目下,其中美元的期末外币余额:4,870,436.23;欧元的期末外币余额:5,725,096.47。”

  “货币资金项目下,其中美元的期末外币余额:4,864,672.74;欧元的期末外币余额:5,666,835.88。”

  (二十九)、“第十节 财务报告/十二、关联方及关联交易/5、关联交易情况/(4)关联担保情况/本公司作为担保方”披露的:

  [注]截止至审计报告出具日,上述担保事项均进入诉讼阶段,根据担保法第二十六条规定,担保开始日为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而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则根据主合同约定的到期日、合同规定的提前到期条件出现而被债权人宣告到期日或者起诉日确定,因此,上述担保开始日根据主合同约定的到期日、因合同规定的提前到期条件出现而被债权人宣告到期日或起诉日确定。

  (三十)、“第十节 财务报告/十二、关联方及关联交易/5、关联交易情况/(4)关联担保情况/本公司作为被担保方”披露的:

  单位:万元 币种:人民币“[注1]...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颜静刚、上海富控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为本公司担保的款项余额为7,500.00万元,担保起始日为2017年11月5日,担保结束日为2020年12月5日。”

  “[注2]颜静刚、梁秀红为本公司于2018年1月向西藏信托有限公司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颜静刚、梁秀红为本公司担保的款项余额为25,000.00万元,担保起始日为2018年1月23日,担保结束日为2020年10月9日。”

  “[注3]...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颜静刚、上海富控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为本公司担保的款项余额为32,720.00万元,担保起始日为2017年11月23日,担保结束日为2021年1月18日。”

  “[注4]...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上海中技企业集团有限公司、颜静刚、上海富控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为本公司担保的款项余额为10,000.00万元,担保起始日为2017年11月28日,担保结束日为2020年5月27日。”

  “[注5]...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上海中技企业集团有限公司、颜静刚、梁秀红为本公司担保的款项余额为10,000.00万元,担保起始日为2017年11月28日,担保结束日为2020年5月26日。”

  “[注6]...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上海中技企业集团有限公司、颜静刚、梁秀红为本公司担保的款项余额为10,000.00万元,担保起始日为2017年5月26日,担保结束日为2020年5月26日。”

  “[注7]上海中技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上海中技桩业股份有限公司、颜静刚为本公司于2017年5月向温州银行上海分行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上海中技企业集团有限公司、颜静刚、梁秀红为本公司担保的款项余额为19,500.00万元,担保起始日为2017年5月26日,担保结束日为2021年5月26日。”

  “[注8]...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上海中技企业集团有限公司、颜静刚、梁秀红为本公司担保的款项余额为80,000.00万元,担保起始日为2017年12月8日,担保结束日为2021年11月24日。”

  “[注9]本公司以持有的上海宏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55%的股权质押提供担保,并由自然人颜静刚、上海中技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注10]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上海中技企业集团有限公司、颜静刚为本公司担保的款项余额为2,442.00万元,担保起始日为2017年2月7日,担保结束日为2020年2月8日。”

  单位:万元 币种:人民币“[注]截止审计报告出具日,上述事项除西藏信托借款25,000.00万元暂进行债权申报外其余借款事项均已进入诉讼阶段。根据担保法第二十六条规定,担保开始日为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而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则根据主合同约定的到期日、合同规定的提前到期条件出现而被债权人宣告到期日或者起诉日确定,因此,上述担保开始日根据主合同约定的到期日、因合同规定的提前到期条件出现而被债权人宣告到期日或起诉日确定。”

  “[注1]颜静刚、上海富控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梁秀红为本公司于2017年12月向中国光大银行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颜静刚、上海富控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梁秀红为本公司担保的款项余额为7,500.00万元,根据借款提前到期告知函,担保起始日为2018年1月23日。”

  “[注2]颜静刚、梁秀红为本公司于2018年1月向西藏信托有限公司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本公司以持有的上海富控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的股权质押提供担保。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颜静刚、梁秀红为本公司担保的款项余额为25,000.00万元,根据担保合同约定,根据补充协议,担保起始日为2018年10月9日,担保结束日为2021年10月9日。”

  “[注3]...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颜静刚、上海富控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为本公司担保的款项余额为32,720.00万元,根据立即到期通知函,担保起始日为2018年8月9日。”

  “[注4]...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上海中技企业集团有限公司、颜静刚、上海富控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为本公司担保的款项余额为10,000.00万元,根据西部信托关于宣布信托贷款提前到期的函,担保起始日为2018年2月9日。”

  “[注5]...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上海中技企业集团有限公司、颜静刚、梁秀红为本公司担保的款项余额为10,000.00万元。根据信托贷款合同,担保起始日为2018年5月26日。”

  “[注6]...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上海中技企业集团有限公司、颜静刚、梁秀红为本公司担保的款项余额为10,000.00万元,根据信托贷款合同,担保起始日为2018年5月26日。”

  “[注7]上海中技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上海中技桩业股份有限公司、颜静刚、淮安中技建业有限公司、江苏中技桩业有限公司、南通中技桩业有限公司为本公司于2017年5月向温州银行上海分行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天津中技桩业有限公司以其所有的坐落于天津市宁河区潘庄工业园区的不动产提供抵押担保。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上海中技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上海中技桩业股份有限公司、颜静刚、淮安中技建业有限公司、江苏中技桩业有限公司、南通中技桩业有限公司、天津中技桩业有限公司、梁秀红为本公司担保的款项余额为19,500.00万元。根据业务提前到期提示通知书,担保起始日为2018年12月25日。”

  “[注8]...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上海中技企业集团有限公司、颜静刚、梁秀红为本公司担保的款项余额为80,000.00万元。根据中国民生信托有限公司宣布贷款提前到期及催款通知书,担保起始日为2018年1月26日。”

  “[注9]本公司以持有的上海宏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55%的股权质押提供担保,并由自然人颜静刚、上海中技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宏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担保款项余额为109,000.00万元。根据华融信托贷款提前到期通知函,担保起始日为2018年2月2日。”

  “[注10]...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上海中技企业集团有限公司、颜静刚为本公司担保的款项余额为2,441.59万元。根据民事起诉状,担保起始日为2018年1月30日。”

  (三十一)、“第十节 财务报告/十四、承诺及或有事项/1、重要承诺事项/”披露的:

  (2)合并范围内各公司为自身对外借款进行的财产抵押担保情况(单位:万元)(3)合并范围内各公司为自身对外借款进行的财产质押担保情况(单位:万元)

  (2)合并范围内各公司为自身对外借款进行的财产抵押担保情况(单位:万元)(3)合并范围内各公司为自身对外借款进行的财产质押担保情况(单位:万元)

  (三十二)、“第十节 财务报告/十五、资产负债表日后事项/4、其他资产负债表日后事项说明/(3)期后判决事项”披露的:

  “上海中技桩业股份有限公司应于支付回购本金19,700,000元、回购溢价、违约金及其他诉讼费用,颜静刚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上海中技桩业股份有限公司应支付回购本金19,700,000元、回购溢价2,203,000元、违约金及其他诉讼费用,颜静刚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三十三)、“第十节 财务报告/十七、母公司财务报表主要项目注释/2、其他应收款/(5)按欠款方归集的期末余额前五名的其他应收款情况/对关联方的其他应收款情况”披露的:

  除上述内容补充及更正以外,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的其他内容不变,并在本更正公告发布的同日披露《上海富控互动娱乐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更正版)》。由此给投资者造成的不便,公司深表歉意,敬请广大投资者谅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