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创意设计胡同

  西城大栅栏杨梅竹斜街72号,从外面看,就是普通的平房院,走进去,别有洞天。原来,设计师以老院为外壳,给它装了个全新的“内胆”,这样一来下雨不积水,刮风不起土,住着舒服多了,看着也别具韵味。西城邀众多中外设计师深入老城区出谋划策,帮助改造平房院。类似的创意设计,像“无创手术”一样,正在不少老街深巷中推广开来,既不大拆大建保住了老胡同,又让它变得更宜居、有活力。

  西城大栅栏杨梅竹斜街72号,从外面看,就是普通的平房院,走进去,别有洞天。原来,设计师以老院为外壳,给它装了个全新的“内胆”,这样一来下雨不积水,刮风不起土,住着舒服多了,看着也别具韵味。西城邀众多中外设计师深入老城区出谋划策,帮助改造平房院。类似的创意设计,像“无创手术”一样,正在不少老街深巷中推广开来,既不大拆大建保住了老胡同,又让它变得更宜居、有活力。

  大栅栏是北京老城区内保留相对完整的历史文化街区之一,和其他老城区一样,它的保护、整治与复兴面临着种种难题。

  这里有很多典型的大杂院,院子中的增建建筑较多,主体建筑毁坏比较严重。如果其中某一户或几户居民,想要按照传统的方式改造自己的房子,难度将非常之大,甚至不可能实现。

  不过,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的设计师沈海恩和他的团队创意的“内盒院”,巧妙地化解了这一难题。

  杨梅竹斜街72号,就是“内盒院”成功实施的案例之一。设计师介绍说,所谓“内盒院”,就是在现有的四合院或房子内,插入一些预制的模块内盒,形成一个个全新的“小房子”,相当于给老院子、老屋子,装进了新“内胆”。

  这些新“内胆”,整合了各类管线等设施,可以满足水暖电等生活需求问题。设计师说,这其实就是用一种快速并影响较小的方式来更新传统四合院,在尽量保留原有建筑的完整性、尽量少影响现有住户的前提下,形成一个新的居住环境。

  “内盒院”之外,改善居住条件的设计还有“微杂院”。设计师称,“微杂院”是对典型的北京“大杂院”进行的更新式再造,通过植入微型艺术馆和图书馆的空间和功能,使“微杂院”成为北京旧城胡同与四合院有机更新的另一种形态。

  瀑布形卫生公厕、可折叠的胡同长椅……越来越多的创意设计,正随着英国设计师迈克尔·杨,海归设计师张轲,国内设计新锐曹璞、张雷、刘治治等近百位设计精英,走进西城的胡同。

  年初,西城开始对后毛家湾、砖塔胡同、前帽胡同等29条胡同进行修缮,而今已全部完工。青砖合瓦、朱红椽檐、亭泥砖墙面……处处渗透着巧思。曾经暮气沉沉的胡同,如今焕然一新。

  记者来到什刹海地区的后毛家湾胡同。从北口进入,东边墙体上正方形的板块中,砖雕迎客松赫然映入眼帘。东边的围墙和西边房屋外立面都是青灰色,就连院落围墙上的护栏都统一刷成了灰色。古色古香的老北京胡同又回来了。

  在行家眼中,这里面还深藏匠心。“你看墙体,这边是亭泥砖切片,那边房屋外立面刷的是真石漆,为的就是仿古效果,更具历史感。”施工负责人孙学军指着围墙说。

  继续往胡同深处走去,转过一个弯,映入眼帘的又是另外一种景色。墙壁上的砖雕已经变换成圆形、扇形、梅花形等,砖雕里面画上了彩绘,有梅花、荷花、翠竹、牡丹等。现场画师讲解道,砖雕、彩绘都有各自的寓意,“迎客松放在入口,寓意‘欢迎光临’,牡丹寓意‘富贵’,翠竹寓意‘节节高升’。”

  记者看到,围墙是花瓦脊,与入口处的过龙脊已经不同。据介绍,后毛家湾胡同北起太平仓胡同,南至中毛家湾胡同,整条胡同呈南北曲折走向,全长297米,宽度3.7米-5.9米。“这条胡同的特点就是弯弯曲曲,施工部门依据这个特点,也是尽力做到每走一处弯,换一种风景。”

  眼下,后毛家湾胡同、后帽胡同、大拐棒胡同、四根柏胡同等29条胡同,已全部修缮一新。其中的前帽胡同、中毛家湾胡同、砖塔胡同、羊皮市胡同等15条胡同,还被打造为精品街巷胡同,代表着老北京的传统形象,供其他街区学习、借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