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你所不知道的礁群守护者

  角尾边防派出所位于“中国大陆最南端”的湛江市徐闻县角尾乡,辖区总面积16.1平方公里,海岸线个村委会的户籍、治安管理和3个乡镇的海上治安、边境管理任务,还;2016年,南极村建村,该所又担负起了为南极村建设保驾护航的重任,服务着地方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

  2018年3月,中共中央印发《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明确提出公安边防部队改制。公安边防部队不再列武警部队序列,全部退出现役。公安边防部队转到地方后,成建制划归公安机关,并结合新组建国家移民管理局进行适当调整整合,现役编制全部转为人民警察编制。

  角尾边防派出所10名官兵都不是湛江本地人,知道改革的消息后,退伍、新岗位、新工作、夫妻异地、客居他乡这些忧虑一下子涌进大家心里。

  为引导官兵正确认清改革的历史意义,坚定理想信念,时任派出所教导员的韩彪结合自身入伍当兵以及多年基层工作经历,从“吃苦”“勇敢”“服从”及“责任”等四个方面分享回味了入伍的初心、当兵的收获、军旅的点滴,用亲身经历激发所里同事履职尽责。

  最让大家感动的是韩彪与其妻子的故事,10年前,通过家人介绍,时任湛江边防支队流沙边防派出所干事的韩彪遇上了贵州省铜仁市公安局碧江分局的民警李华,橄榄绿遇上警察蓝,不同的岗位,同样的使命,让他们惺惺相惜、心心相印。结婚十年来,夫妻俩在不同的地点、不同的岗位,履行着同样的使命,守护着一方平安。他们聚少离多,但同样的使命令他们彼此理解包容、一路前行。

  “加入新的体制,我们的职责使命不变,我们的素养能力不变,只有不断提升自身专业水平和作战素养,才能抓住机遇、乘势而上,在任何变革中都能处于不败之地。”角尾边防派出所所长吴志敏告诉记者,其实从前边防派出所工作内容就有很多公安工作,体制改革对于他们日常工作开展影响不大,只是他们要学习一些新的法律法规,以及和地方公安同行更多地交流经验。

  改革在推进,工作不能停。沿海地区的稳定离不开所里每一位的岗位坚守,虽然所里人数少、任务重,但是大家都会尽所能去开展工作。

  不仅是警务战斗力不能减,为人民群众服务的初心一样不能丢。2018年1月初开始,该所就结合辖区实际,积极开展大走访活动,以各警官村官为基础,以各村委会为单位,采取“分片走访,条块结合,以块为主”的方式,逐村逐户进行走访,确保走访活动“不漏一村、不漏一户、不漏一人”。在民警深入千家万户调查走访,收集各类治安问题的同时,加强对积案的走访调查力度,并成功办结6起积案,大大提高了群众的安全感和满意度。

  从角尾这个名字大致可以揣测,这是雷州半岛伸向太平洋的“角之尾”。此处以外的海域对于航海者来说曾经是个异常凶险的地方——暗礁密布,不少激流与险滩。然而,角尾乡的海宫深处却甚为平静,生态环境也相对比较完整。这里不仅有着热带鱼群、贝类和海藻,更有一片面积达143.78平方公里的珊瑚礁群,是我国大陆架浅海连片面积最大、种类齐全、保存最完好的珊瑚资源。

  在角尾乡的老住户眼里,珊瑚本是贱物——他们管珊瑚叫海石头,世代祖辈,他们喜欢用珊瑚石来修筑院落围墙,结实透气,还整洁漂亮。前些年,有游客私自雇佣渔民的小船出海看珊瑚,但因为缺乏专业观赏技巧,船常将活着的珊瑚撞死、撞断。在旅游旺季,海面上漂浮的尽是珊瑚的断肢残臂; 徐闻是广东有名的珍珠之乡,渔民在浅海养珍珠时常在珊瑚上踩过。为了保护珍珠蚌不被螃蟹咬坏,渔民想出用汽油桶装碎石头从珊瑚上碾过的“绝招”。

  此桶一过,几十亩珊瑚礁几乎被夷为平地;大批珊瑚鱼因为成片的珊瑚礁而聚集在一起,在珊瑚之间休养生息,有人对鱼挺感兴趣,便买来雷管和炸药来炸,于是珊瑚虫与被炸死炸晕的珊瑚鱼一起浮出水面……

  虽然角尾边防派出所一直致力于保护珊瑚礁,但因为渔民对保护珊瑚礁的漠然和无知,使成片的珊瑚礁遭受致命打击。

  使角尾边防派出所民警不能忘怀的还有一件事——2005年8月,一场数十年不遇的台风即将在徐闻登陆,潮汐异常变化,海水急剧退潮,大陆架上大批珊瑚露出水面,平时藏在珊瑚礁中与之同息共止的海螺随之也被大量发现。村民沸腾了,短短20分钟内,上千人涌入珊瑚礁区挖海螺,稍一受阻,就毫不犹豫地将几十年才长成的珊瑚砸烂捣毁。天色暗沉,大雨倾盆,台风即将登陆。该所倾巢出动冒雨奔走,将村民逐个逐个地往岸上赶。一场精疲力竭的劝阻之后,珊瑚和村民逃过一场灭顶之灾。有的官兵在行动中被割伤,血染红了脚下的沙滩。

  2007年之前,珊瑚礁自然保护区管理处在角尾无法自主承担巡逻任务,于是,角尾边防派出所的七八名官兵自然而然成为保护珊瑚礁的第一执行力量。

  因为这片珊瑚礁,时任角尾边防派出所所长的李生华常被人称作傻子。高中同学千里迢迢从广州赶来,想在李生华帮助下出一次海看一眼珊瑚礁,却遭到拒绝;一块颜色靓造型好的活珊瑚每立方米以万元论价,可是他硬是守着一大片珊瑚不知道“兑现”。

  李生华说:“其实我想想我自己,也确实感觉挺傻的。他们说的都对。但幸好这傻名在外,还真为我省了不少事。”

  2007年,广东徐闻珊瑚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成立,管理局执法队伍投入一线战斗。自此,该所官兵“退居二线”,可是他们依然把保护珊瑚礁作为己任,同珊瑚礁管理局、渔政等部门一同投入到保护珊瑚礁的行动之中。

  保护区成立前,乡里的村民对珊瑚礁的保护意识非常淡薄,很多人到海里采珊瑚礁石来盖房子,在采摘过程中导致活体珊瑚也遭到破坏。现如今村里还有很多珊瑚石屋,虽然成为了靓丽的风景线,对珊瑚礁来说,却是很大的伤害。保护区成立之初,村民并不理解为何要保护珊瑚礁,总以为这么漂亮的珊瑚不用来盖房子做装饰才是真正的浪费。为了让村民转变观念,角尾边防派出所的官兵不厌其烦地发传单、游说、邀请广东海洋大学的大学生进乡开展环境保护和法律知识宣传。

  角尾乡的林伯保开了一个小卖部,由于旅游业的发展,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可就在几年前,他还是乡里反对保护珊瑚礁的“活跃分子”,长年靠打渔为生的林伯保认为政府不让渔民在珊瑚礁保护区内进行海上作业阻碍了他们的经济来源。角尾边防派出所官兵不厌其烦深入群众家中摆道理、讲政策。“我记得当时有个叫王孙良的民警跟我说过一句话,把珊瑚礁保护好了,以后咱们乡才更有发展前景,把旅游业发展好了,还愁村里不能致富吗?”一语惊醒梦中人,林伯保联合几个渔民开起了小卖部和农家饭店,小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如今,他还成了村里保护珊瑚礁的义务宣传员。

  当前,角尾边防派出所在保护珊瑚礁方面最重点的工作就是开展海上联合清障,海上联合清障其实就是将珊瑚礁保护区内的渔排、螺桩进行清除,这涉及到了群众个人利益。为了更好地保护珊瑚礁,民警也成为了半个“珊瑚礁专家”。该所经常组织民警前往珊瑚礁管理局进行学习,了解珊瑚礁对生态环境,科研,医疗,渔业资源所起的作用,了解在保护区内进行渔业养殖、捕捞生产对珊瑚礁的破坏性,以便在进行海上联合清障过程中能更好的为群众做好解释工作。

  为了保护珊瑚礁,清障队伍均使用小型快艇进行清障,小型艇没有船舱,在航行过程中不断有海水打在民警身上。在无数次清障行动中,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无论是艳阳高照,还是刮风下雨,民警必备一件救生衣、一件雨衣,雨衣的作用不是为了躲避海水,而是为了保护随身携带的电子设备。每次清障完毕,民警都全身湿透。虽然劳累,但美丽的珊瑚就是他们的奖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